彩霸王1344442一肖中特
江阴引发悲剧--转载自《华媒网
发布日期:2020-12-01 04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0年3月10日上午9时许,江苏江阴祝塘镇文林村养猪大户韩华宾将汽油浇在身上,对着前来强拆他猪舍的城管、公安、国土等部门200多人大喊:“再拆我就点火了!” 他歇斯底里的抗争却无人理会。喷!火机着了,人也着了,瞬间整个人变成了一个火球,火被扑灭时已烧得血肉模糊。这时,早已停在附近的救护车开过来将韩华斌拉走了。

  文林村村民讲,韩华宾是外来承包人,“和我们村民签了承包合同,租金2000一亩,村委会也盖章了。人家投资100多万元刚建起来,却说人家违建进行强拆;而隔壁一位镇领导圈了40多亩地建私家园林,什么手续都没有却没人拆,公平何在啊!”

  记者于2010年3月17日下午驱车前往祝塘镇文林村,见到了被拆的猪棚。猪棚共有4排,最东边的一排猪棚已被夷为废墟,废墟中散发出阵阵臭味,村民告诉记者,“这可能是强拆时砸死在下面的猪散发出来的。韩华宾被烧得不成样子,体无完肤,被急救车拉走后多日不知去向,也不知死活。直到前两天才听说在无锡三院抢救,但所有医务人员都不告知具体在哪个病房,只说是气管切开了,现在是死是活家人无法知晓。”

  当地村民:者韩华宾是苏北农民来租地养猪,租金高,我们都很愿意租给他,和村民签了承包合同,村委会也盖了章。

  者韩华宾的妻子李群堂告诉记者,他们夫妻俩是苏北宿迁人,原来在祝塘镇隔壁的徐霞客镇养猪,去年该镇通知他们因建设需要他家的猪棚需要拆迁,考虑的养殖有生长周期,给了他们近一年的过渡期让他们把猪处理掉。因为这两年养猪赚了点钱,夫妻俩决定在附近重新找个地方继续干下去,听说祝塘镇文林村养猪的人家非常多,他们就找了过来。

  2009年6月1日,养猪大户韩华宾于和文林村42组的10户村民签订了土地流转协议,租用这10户村民所有的62.76亩土地,协议显示,“在承租面积内用于开发农业经济林建设……其中有一半养殖”,价格为“农业经济林面积为每亩700元…生产、生活临时用房面积按每亩每年2000元计算”,同时承担“青苗按一次性每亩300元计算,有关树苗20亩,按质论价商定一次性10万元。”

  该组村民告诉记者,由于当地生活水平较高,农业种植远不如出去工作收入高,这块地他们多年就不怎么种了,只有其中少部分种了点树苗、蔬菜,大部分都抛荒。能把土地流转出去,他们都很高兴,既能有效的利用土地,他们也多了收入,“当时是村委会牵头的,村委会还在协议上盖了章作为鉴证单位。”

  据了解, 2010年3月9日下午2点多钟,者韩华斌发现养猪场贴了两张同样内容的通知,通知称韩华斌的猪舍和临时住房属“违章搭建”,责令期限拆除。记者在通知书上看到了如下一段文字:“近期新建的一桍猪舍在2010年3月10日拆除,必须在2010年3月9日18时前把猪全部清理掉。”

  韩华宾的妻子李群堂泣不成声地说,“猪都是活的,也不是物品,下午几个小时让我们把猪全部清理掉实在荒唐,我们都把猪拉到田里还是拉到马路上去?村委会当时在协议上盖了章,现在怎么能这样出尔反尔!”

  一位姓陈的村民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况:“10号上午7点,就有人开车陆续来了,有镇政府的,城管的,土管所的,纪检委的,市容的,派出所的还有村委会的和一些民工,一共来了200多号人。光警车就开来了10部,25的大挖掘机1台,扬子皮卡2部,拉猪的车还有农用车有十多辆。8点开始拆迁。那些人一边把小猪都捉上车,一边开着挖掘机拆猪棚,猪被困在棚里乱窜,有的受惊跑的到处都是。有的母猪头两天才生的小猪,有一头母猪大着肚子,过两天就要生了。一会功夫猪棚就全拆了,不少猪都被压死在里面。”

  几个村民七嘴八舌的说起韩华宾的情景,陈姓村民指着50米外的2万伏高压电线杆说:“韩华宾一开始是要跳电线杆的。他看到自家的猪棚被拆,气的喊‘我要爬电线杆了!’村民李兵上去拉住他。韩又跑去拿来了一瓶汽油,是用辣椒水瓶子装着的。他先往左肩浇,又往右肩浇,最后头上也浇了。右手把打火机掏出来,大喊‘你们不要拆了!你们不要拆了!再拆我就点火了!’村干部没人理会,‘嘭’的一下,一个火球就烧起来。村干部这才找来湿衣服,往韩华宾身上扑。已经没用了,韩华宾脖子上的皮都烧掉了,头发烧光了,脸上全是泡。早就停在路口等着的一辆120救护车开过来,派出所来2个人把他抬上去就拉走了。”

  韩华宾的妻子李群堂当时正在猪棚里,丈夫的时候,她被人群困住过不去。“后来有5、6个城管过来,拉她的头发,在地上往外拖了100来米,衣服被拉掉了,上半身全部裸露在众目睽睽之下,李群堂叫着‘不要拉我衣服,不要拉我衣服!’最后养猪场的几个妇女气愤的冲着那几个城管喊‘你们家有没有女人啊!’他们才放手。”旁边的养猪户激动地说。

  令围观村民和众养猪户更为气愤的是,“本来这些水泥板都是好的,他们故意开着挖掘机,把楼板一下下的敲碎;还有一堆准备建厕所的砖,堆在这旁边,也被他们搬走了;挖掘机‘咔咔’两下,碗口粗的树都被拦腰折断,这都给要拆的猪棚无关,他们故意欺负人!”

  当记者询问起韩华宾现在的状况时,村民们都回答说不知道“我们到现在也没有见到人,只知道在无锡三院。我们到医院去,医院不让我们进。我们只知道医院给进行了气管切开术。连他老婆李群堂都没让见”。有村民说:“人也没见到,病历也没见到,是生是死谁都不知道。”

  者家属:我家和安徽的9户养猪户一起凑的100多万才建起猪舍,现在要拆了就有百万损失,丈夫就是不死又怎么活下去啊!

  李群堂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,她告诉记者:他们按协议约定交付了树钱、租金、青苗费17万多元之后,就开始建猪棚,四个猪棚又花费了约70万,修化粪池花了十来万,加上铺石子路、建临时房总共花了100多万。由于她家财力不够,养猪也达不到这样的规模,于是在和文林村村民签过协议之后,就邀了几家养猪户一起来这里养猪。为了共同创业,九户养猪户把租用猪棚两年的租金一共近50万元,一起交给了她家,“我们还拿了20万的高利贷,建筑材料钱只付了一部分,还欠几十万,如果就这样白拆了,我们根本就不要再活下去了,背的债这辈子都还不清了。”

  旁边其他的养猪户也情绪激动,“我们都是外来务工的,有安徽六安的,和县的,阜阳过来的,本来都不富裕,想靠养猪赚点钱,投资的钱大多都是借亲戚的。刚来的时候村委还催我们加快节奏,赶快把猪抓进来养,现在这三棚,每棚都有上千头猪,2年租金我们都付过了,猪棚建好后我们过来养猪还不到两个月又要拆,既然血本无归我们就打算死在江阴,没法回老家了。”

  一个姓陈的养猪户最后说:“他们要再来拆,第二个韩华宾在这等着呢。他用汽油,我用煤气罐。我负债20万过来的!”

  众养猪户和村民你一言我一语的诉说着心中的不平,“最气人的是出事之后,政府一点都没觉得自己有过失,就在救护车把韩华宾拉走的时候,还有人对我们说,‘你们还不快去把你们给他的租金要回来’,如果有一点人性都不会说这样的话,人还不知道能不能救活,就挑拨我们去跟他要钱。”“拆猪棚时,里面一共有200来头猪,跑的到处都是,他们从早上一直抓到傍晚才抓完,死猪能找到的也被弄走了,14号的时候,又有人来要清理拆迁现场,难道这样就能掩盖事实?我们拼死才护住现场”

  村民道出缘由:本村另一块土地租给乡镇领导建“私家园林”,租金只有420元每亩,出租那块地的村民希望和这边租金等价,这边不拆,那边就要多出钱。

  据村民介绍,同在文林村,还有一块40多亩的地也被流转出去,承租人是退休的副镇长,也是村干部的亲戚,建了一个生态园,其实就是他的“私家园林”。而那块地的租金比建猪场的这块地便宜的多,租金是每年420元/亩,只有中间建别墅的不到一亩地是2000元每亩的租金。

  不少村民都认为,同一个村子,租金价格相去甚远,村民之间就有了矛盾,有人提意见要求提高生态园的土地租金,导致了猪场被拆。“唉!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呀!”

  记者问:“建生态园有利益吗?”,村民们说没有效益。这可就奇怪了。后来通过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解释,记者才听出点眉目。

  记者随后来到一条路之隔的“江阴天鹅湖生态园”。园中小路蜿蜒、杨柳依依,栽植了香樟、银杏等景观树,大面积的草坪中间一栋4层的别墅。记者向对面一户人家询问该生态园是否经营时,主人说,“不经营,人家住的,有钱呗!”

Power by DedeCms